风险雷达

新能源,价值之锚!

2022-04-22 13:42

摆烂,还是躺平?

为什么很少有人直截了当讲明经济的发展趋势?

曾经在各个场合谈论经济的声音,为什么最近消失殆尽?

⬆苏州工业园区

过去十多年,不断有来自各个渠道自视为专家的经济人告诉大家我们的生活多么美好,经济发展多么迅速,岗位需求多么强盛。

但是在最近3年,很少有人愿意谈及经济,也很少有人愿意花心思在产业结构的分析上,经济话题似乎逐渐在退出社交媒体各大榜单。

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的是如何更稳定的生活。

打开各类视频社交媒体,越来越多的声音是告诉大家在小县城的生活虽然没有钱但安静美好,在农村的生活充满浪漫的田园色彩,绝大部分人在鼓励考公务员,鼓励考研考博,个人尽可能避开一切与产业发展有关的活动。

在谈及未来的话题上,似乎越来越多的人感到迷茫和绝望。

部分人开始转变思想,思考生活和事业的本质。

在实际生活中,个别00后感叹如果早生10多年,也许能赶上互联网浪潮和房地产市场牛市,实现财富自由。然而,许多85后同样在与世无争的宁静状态中生活,并非所有人都享受到上一轮经济周期的红利。

宏观经济和产业结构的发展表面上看只是一长串数据和宏大的变化,与生活和工作在其中的个人看起来毫无关系,至少一部分人对宏观经济变化没有接触规律层面的感知,更多的信息源来自群体性疯狂或集体焦虑。

⬆封控期间的上海

对比互联网之下实际生活的个体,他们每一个选择和发展路径,无不受宏观环境的影响,市场背后无形调控经济的手,也在冥冥之中影响个人的选择。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真实的宏观框架之内,无论是经济系统,还是文化背景,多种因素都在推动我们成为我们自己。

风控专业人员每日参与到企业的风险控制工作事项中,更应该清楚了解宏观经济趋势发展,发现自企业所在的行业生命发展周期,发现企业的产品生命周期,提前知道未来5~15年的新变化,了解到我们生活的时代背景,更明白具体的工作事项如何安排和展开。

没有人能够准确预言未来的细节,正在不断变化的多个重要影响因素,会向我们展示未来大致的发展趋势,捕捉到产业演变趋势,我们就可以提前预知潜在风险,提前安排风险预案,对于企业和个人都是如此。

一、我们的经济处在什么阶段?

国内持续三年的经济萧条已经将经济带入新一轮的历史底部,从更长远的视角来看,现在处于新的起点。

7~10年是一个经济体系从起点到巅峰再到萧条的短周期,70~100年是一个经济体系比较长的周期,周期持续的时间并不一致,受多种因素影响大,有的经济体在某个周期时间较短,有的较长。

不同经济体系的周期所处位置不同,以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经济体为例,1930年代是此轮经济周期的起点,对接上一轮经济周期的萧条阶段,19世纪以英国为核心的西方经济体同样度过了漫长的从萧条到起点,再到经济高速发展,再到巅峰,出现泡沫,然后衰落,最终走向新的萧条。

每一轮经济周期的萧条阶段,处于世界中心的经济体有一定概率会通过对外战争转移国内经济萧条的窘况。

中国过去几十年有一部分时间依赖计划经济,但计划经济同样受市场最基本的规律掌控,不同经济体会互相影响,70~80年代,西方经济体出现一轮产业过剩,经济周期上行到巅峰阶段,金融逐步转变为支柱性产业,制造业外溢到新兴市场,中国抓住这次机遇,承接第一轮产业转移,以乡镇企业和城市中的轻工业为核心享受到一次产业红利,在80年代末国内出现一轮产业过剩,产品无法外销,国内市场规模有限无法内部消化。

⬆位于湖北汉川的一座工厂

为了改变经济颓势,90年代初逐步转型为市场经济,解放生产力和劳动力,发展外向型经济,为全世界生产廉价商品,中国经济开始进入新一轮的强劲发展阶段,直到2008年经济再次触顶,接着是产业结构发生变化,中低端制造业逐渐退出中国市场,或者部分转移到内地省份,产业结构向中高端制造业发展,尤其是以新能源、光伏、工业机器人为核心,创造新一轮的增长点。

把时间拉长,从更长远的周期看,中国当下的经济大致处于类似于1930年代美国经济的起始点,从更长远的未来看,目前的中国经济处于历史底部,一个新的起点。

现阶段不需要对中国经济有太多悲观情绪,市场上的资金并不缺乏,市场缺的是信心。

与2005年、2016年舆论情绪热情高涨,对未来充满期待相比,当下的市场情绪过于疲软,资本和市场短期内似乎都在看空,但从数据层面看,实体经济并未出现下滑,由新能源为核心的新基建正在大幅度向上发展。

经济周期是市场规律,没有任何市场会退出市场规律的影响。

市场的发展不会考虑个人和社会的情绪,但群体性悲观可以导致市场短暂恐慌性下调。

⬆来源于谷歌财经

没有永远上行的市场,也没有永远一直下跌的市场,实体经济同样受类似的经济规律影响。

过去几年,很多财经媒体比较顾虑越南会成为下一个世界工厂,对其抱有敌意,也抱有不相信的心态。

但事实是一部分中低端工厂确实转移到越南市场,同样越南市场也在改善基建。

中国市场发生的最大的转变是中高端企业逐渐走向世界前列,开始建立属于东亚地区的供应链,越南市场向世界供给的低端制造业,成为中国工业供应链的一部分。

世界工厂的“帽子”被取掉,并非坏事,占据产业链微薄的利润在一定程度上是在浪费各类资源,因为国内的部分区域可以利用这些资源发展高端产业链,占据利润的“大头”,让参与其中的企业主、投资人、工人生活的更好。

这些变化正在悄悄发生,不在这些产业链中很难看到它,身在其中也很难意识到它拥有的力量。

产业升级在过去10年已经发生,2015年左右,大批量日韩中低端工厂退出苏州、杭州、广州、上海等等城市,但是像大飞机制造等等比较中高端的产业链企业,无论是国内的私企,还是德意大法等国的外企并没有转移到其他市场。

⬆苏州工业园区

中国过去20年的经济依赖出口贸易、房地产、重工业等行业,未来20年则是依赖新能源、工业机器人等新基建。

与其怀念过去,不如给过去40年的中国经济划上句号,接下来的新40年,我们的经济体正在挑战中高端产业链,靠新能源为主的新基建拉动经济,最近一个月“统一市场”政策发布也是为了新基建做准备。

新基建快速增长,是我们可以对未来充满信心,足够乐观的逻辑基础。

至于那些已经被淘汰的产业,建议远离,尤其是年轻人,除非大家有机会去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投资开设工厂,采用当地劳动力,依赖当地相对落后的基建,用中国的前沿技术,生产毛线、拖把、塑料等到低端产业。

二、为什么新能源是变革?

变革没有发生时,大多数人渴望变革,变革真的发生时,大多数人看不到它的存在,或者拒绝承认它正在发生。

一部分人在经济萧条的历史底部对未来充满失望,拒绝再相信任何向积极面发展的新的变化。

经济领域的剧变总会让人吃惊。

新能源的发展从起源到市场化,在国内仅仅花了10多年时间,过快的速度让一部分人很意外,也很难接受认知上的转变。

俄乌争端愈演愈烈,媒体已经很难出现真正客观的真实信息,各种消息层出不穷,对经济最大的影响是俄国股市腰斩,大量资金逃离俄俄罗斯。

俄罗斯的石油、天然气被限制出口西方市场,德法等国民用和工业对这两种能源消费需求非常高,导致石油、天然气价格飞涨,短期内不时有阶段性回调,但以一年、两年、三年计算,两种必需品价格居高不下,严重影响欧洲、北美的生活,法国在第一季度有民众向媒体抗议油价太高。

⬆乌克兰

德法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进一步降低燃油类能源的使用量,以碳中和为目标向全社会各部门展示,让不同部门参与到促进发展绿色能源的进程中。

据大机构研报数据,欧洲市场往年平均每年对光伏等绿色能源的需求在20GW,由于俄乌争端的影响今年欧洲市场的需求量预计增加到50GW,中国的多家绿色能源企业在欧洲市场约占有三成收入,因此今年欧洲市场需求增加,会有利于隆基股份、晶澳科技、协鑫能科、天合光能等企业。

无论石油是否枯竭,石油能够衍生出的现代工业相对有限,光伏等绿色能源作为新一代的能源方式,它所能衍生出来的工业产业链规模更加庞大。

每一次科技变革给社会带来改变,真正让社会出现代际转变的实际上是能源,水蒸气作为能源带来第一次工业革命,让英国从一个边陲小国成长为活动范围遍布全世界的日不落帝国,将手工作坊转变为工厂,纱线产量暴增。

石油作为能源带来第二次工业革命,让美国在短短半个世纪成长为超级大国,工业领域被重塑,流水线生产孕育而生,汽车、飞机成为代表性的工业品。

光伏等绿色能源配合人工智能、工业机器人、区块链等新技术很大概率会引爆第三次工业革命,给工业领域带来更深的改变,给工厂带来智能化、数字化、个性化生产等元素。

绿色能源实际上也只是一种过渡性能源,光伏、生物能、氢能等绿色能源的下一阶段,最终可能会向可控核聚变发电发展。

可控核聚变发电能够产生的能源,能够发展出更加庞大的工业供应链,也能将许多尚处在理论层面的技术转变为现实中的工业技术,最终能帮助人类转变为跨星际文明。

绿色能源带来的工业链规模化增量是每一个市场必须发展它的根本原因之一。

新能源汽车是绿色能源带来的变革产物之一,据经济参考报报道,4月1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新闻发言人、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罗俊杰表示,今年一季度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4.2%,新能源汽车、太阳能电池等新兴产品产量分别增长140.8%、24.3%。

3月份,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达到46.5万辆和48.4万辆,环比增长25.4%和43.9%,同比增长均为1.1倍,市场占有率达到21.7%。2022年1至3月,新能源汽车产销129.3万辆和125.7万辆,同比增长均为1.4倍。

新能源汽车的演进方向是电气化、智能化,并与物联网结合。

在传统燃油车时代,车祸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低概率事件,当新能源汽车逐渐智能化后,内置的人工智能系统可以减少车祸的可能性,让汽车自身也拥有避免碰撞的可能。现阶段的新能源汽车还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我们可能还需要5到10年才能看到真正成熟的产品。

一边是传统产业的逐渐退场,一边是新能源行业的蓬勃发展。

接下来我们看到的可能是一群人在抱怨经济低迷,另一群人在守望一个更加繁荣的未来。

国内的煤炭公司也在加速进入新能源市场,中国能源报报道,国家能源集团一季度完成新能源投资80.8亿元,同比增长99.4%;山东能源集团渤中海上风电A场址工程项目开工,成为山东省首个平价海上风电项目;晋能控股集团晋城市万鑫顺达二期100MW光伏项目、晋城100MW光伏项目集中开工;湖北华强化工公司光伏一期项目比计划提前10天实现全容量并网发电。

新能源作为新基建的一部分,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开启未来20年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基础。

最近受上海疫情的影响,中小企业压力比较大,央行计划全面降准,总计释放5300亿元人民币。

4月15日,央行公告,决定于2022年4月2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2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同时,为加大对小微企业和“三农”的支持力度,对没有跨省经营的城商行和存款准备金率高于5%的农商行,在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25个百分点的基础上,再额外多降0.25个百分点。本次下调后,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1%。

这次央行降准也仅仅是未来更大规模“放水”的前奏,因为实体产业需要宽松的货币政策支持。

尤其是新能源行业,需要海量的资金撬动。

虽然市场情绪已经悲观到极点,但是身在新能源行业的工作人员可能很有必要对未来保持足够的乐观,因为未来已来。

服务热线

021-50875563

风险雷达微信二维码

风险雷达公众号

姓名*
手机*
公司*
职务
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