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雷达

RiskRaider风险雷达|薇娅从贫穷到被罚13.41亿元,偷税逃税风险法律如何界定?

2021-12-24 15:00

作为杭州旅游大使的薇娅,被杭州税务部门公布其偷税逃税被罚总计13.41亿元后,新华社于2021年12月20日发表评论称,直播电商行业的规范发展需要多部门协作,给所有企业和个人敲响偷税逃税的警钟。

 

12月21日,多个电商平台下线薇娅的直播店铺,薇娅本人及其丈夫董海峰向公众发布道歉信,表明正在重组财务团队,增加对个人和企业税额的审计,坚决重视所得税合法合规缴纳。

董海峰称“在更为专业的财务团队到岗后,发现税务统筹有极大风险,于是自2020年11月至今,我们终止了所谓的税务规划统筹,按照45%个人所得税率全额缴纳薇娅相关税款,并主动补缴在此之前的不合规的相关税款。”

今日,中国国家税务局、相关税务协会、中纪委等垂直部门和权威媒体表达对坚定纠察偷税逃税案件的支持,并表示直播平台并非法外之地。

一、薇娅的实际情况如何?

薇娅并非殷实背景出身,资本市场很少有关于她的真实信息,此次杭州税务局针对薇娅团队提出天价罚单并非针对薇娅,而是对国内企业长期存在的偷税逃税问题做一次深度审查,将薇娅逃税案件做成一个可以影响全国企业的标志性案件。

今日已经有数千名主播主动向税法部门补交个人所得税,标志性事件给社会带来的积极效果立竿见影。

据华尔街见闻报道,薇娅创建的企业主体总计约200人,所有人员为薇娅提供一切与直播卖货有关的服务,比如化妆、备货、选品、开拓外界关系等,薇娅的企业一年营收大概在数十亿人民币,薇娅被罚13.41亿元对于她来说压力不大。

(以下信息皆整理于华尔街见闻、新浪财经等权威媒体)

薇娅,本名黄薇,1985年生,安徽庐江人,2003年18岁时在北京与刚结实不久的男友董海锋在北京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对面的一个摊位,开了一家卖女装的铺子。类似于广州白云区服装市场众多商铺,但对比现在的店铺,可能03年的店铺环境条件更差。

⬆2003年北京动物园服装市场

薇娅父母辈以做小生意营生,暂时没有权威信息表明是做什么生意,在薇娅的成长经历中祖父母家教非常严格,在许多小事情上会给出非常严格的规范标准。薇娅成年前去外地打拼,是当年无数安徽迁居北上广深“无家庭背景、缺乏资金支持,没有学历”的打工者之一。

具体的创业经历不明,可能与广州白云服装市场众多档口商户的经历类似,此时,恰逢中国进入WTO仅2年,薇娅在第一波廉价但性价比较高的时装浪潮中赚取第一笔资金,在薇娅做服装生意的同时,国内的服装品牌美特斯邦威、以纯、七匹狼等开始缓慢增长,6年之后,美国的时尚女装品牌forever21才开始进入中国,薇娅面对的是一个女装市场非常早期的萌芽阶段。

2005年薇娅也动过心思离开服装行业,当年薇娅参加安徽卫视选秀节目《超级偶像》并夺冠,此后签约环球唱片公司,进入中国内地娱乐圈,但是在娱乐圈碰到一系列令她无法接受的事情,薇娅于是选择离开娱乐圈,继续从事服装行业。

这一年,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已经火遍大江南北,选秀节目的商业模式令资本市场头晕目眩,其他卫视很难从已经占据优势的湖南卫视抢夺收视率,其他大部分选秀节目很快被市场逐渐淘汰。

薇娅参加的选秀节目并非像许多媒体描述的是娱乐圈的核心,恰恰相反,这个节目是所有人都可以参加,在普通老百姓中选出适合被宣传的人,节目的最终目的仍然是商业价值。薇娅夺得头冠,至少在10多年前就已经彰显出她的个人魅力。

美国20世纪著名的艺术家安迪·沃霍尔在观察媒体演进历史趋势的过程中评估:“在未来,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

能够在极短时间吸引陌生人注意力的薇娅,在很多年后的直播间恰到好处的捕捉了无数个15分钟,成功将数千品牌的商品卖出。

08年经济危机前,薇娅从舞台回到现实中,演艺圈这条路径不通,情绪降低至冰点,平衡好心态后,和已经是丈夫的董海峰一同前往西安开设七家服装店,并保持每个店都实现盈利,比其明星梦,也许创业更适合薇娅。身边的人提到薇娅,不少人会提到“她是一个没办法停下来的人”。

2012年,由于08年经济危机的影响,浙江和广东数量庞大的外贸公司逐渐退出历史舞台,低价模式的服装行业逐渐式微,此时的薇娅似乎意识到时代的剧变,毫不犹豫的关闭所有线下店铺,赶赴广州,成立新的创业团队,在天猫商城开了薇娅的第一家店铺,并迅速搭建了30人的运营团队,分别负责店铺上新、海报设计、爆款策略、供应商沟通、客服等。

此时的天猫商场还不太受人瞩目,不少机构和媒体质疑阿里为什么有了淘宝还要多此一举开另一套系统的天猫,阿里当年并没有对此规划进行过多解释。

认真耕耘4年,2016年5月,薇娅身为老板,出现在淘宝直播中,成为一名带货主播,推销起各类商品,她此时娴熟的卖货表现可能源自早期在服装店的销售经历和在选秀节目中积累的视频语言经验,两者特点融合在一起,就像火药桶一下子被点燃,仅仅4个月之后,店铺GMV数据显示成交额已经达到1亿元人民币。

这一年,薇娅的生活基本上被工作填充,每天下午4点钟起床,用餐结束立刻准备直播工作,晚上7点化妆,8点准时开始直播,于每日凌晨结束,接着对当日内容进行复盘,深夜与招商团队开会,选择和试用新品,清晨6~7点正式结束工作,开始吃东西,然后入睡。

这一段时间,薇娅长期每天仅睡3~4小时,一年内直播场次超过350次,每个月仅休息一天,这一天留给女儿。

薇娅200多人的团队通常会收到1000多个商品,根据选品标准,分为初审、复审、终审三个部分,通常仅有200~300个商品通过审查,如果是食品,必须通过薇娅本人亲自试吃,得出试用效果后,商品才可进入到直播环节。薇娅在杭州、广州、北京三地均开设有直播间。

根据淘宝公开数据,薇娅直播卖货类别几乎涉足当代所有商品类别,合作过的品牌超过5000个,她在直播间卖过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也卖过商业航天火箭。

虽然选品严苛,但并非没有出过遗漏,2021年5月14日,薇娅直播间卖出名为“古姿挂脖风扇Supreme联名”的商品,其后有同行质疑该联名商品为山寨货,并非正品。5月28日,薇娅掌控的公司谦寻文化发布说明称,该产品存在授权争议,向公众道歉。

2021年6月3日,浙江政务服务网获悉,薇娅的公司谦寻被杭州市高新区(滨江)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罚没款人民币53万元,上缴国库。其处罚事由为“广告含有妨碍社会公共秩序和违背社会良好风尚的内容和情形”。

薇娅在直播间唯一一次出现失控的个人情绪,是在8岁女儿给她发送一条短信,问她:”妈妈,为什么别人家的女儿都是有妈妈陪,我没有?“薇娅在看到短信后,情绪失控,但很快继续恢复平静。

薇娅团队并非仅仅涉足国内市场,也在想办法获得更多可能性,2019年5月份,薇娅赶赴泰国,泰国时任国王出现在薇娅的直播间,对薇娅表达支持。紧接着,6月份,薇娅接受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邀请,在首尔PLAZA酒店共进早餐,商谈关于直播电商的未来。

薇娅身边的人提到薇娅,表明她是一个脾气火爆的人,并非直播间展示的亲和力形象,她在做事情是非常注意细节,并将事情均能合理理性安排。

”我要给他们一个交代,我也要好好努力。作为老板的话,我有带头作用。“薇娅曾经对华尔街见闻等媒体这样说道。

作为丈夫董海峰,向外界表明薇娅一直是”女汉纸“的状态,不停的在工作,她会推动团队高效率的前进。

家里的事情则由丈夫董海峰操劳,女儿基本上是丈夫在照顾,企业里面关于媒体宣发则由丈夫代劳处理。

董海峰提到”薇娅就是哆啦薇娅。哆啦A梦的口袋里面什么都可以有,薇娅的直播间里也是,你们想要的薇娅都可以给你们。“

另一名纯粹的带货网红李子柒和薇娅最大的区别在于:

1、李子柒没有在商业竞争中的实际经验;

2、李子柒没有政策和大资本的支持;

3、李子柒没有自己的专业直播电商团队;

李子柒的单打独斗,短视频业务昙花一现,薇娅创建的团队灵活应对时代变化,是这两个彼此相似又完全不同的网红主播带来的几乎必然的结果。

薇娅从2003年大多数时间都在从事相似的行业,有一点,是大多数人不可能具备的特点,薇娅从18岁谈的对象,直到现在,仍然在保持,这从另一方面表明薇娅的耐心超越常人,并且能够独立面对问题并解决问题,在问题中成长,在长达20年的关系中,不可能不出现裂缝,但裂缝并未造成太大的问题,反倒关系保持至今,与其事业坚定坚持的基本逻辑相似。

⬆薇娅和丈夫董海峰

薇娅团队可能目前最缺的是建立一套完整的符合直播电商发展特点的风控体系,包含财务和法务,提早研究政策风向,把握法律法规红线,补足重大潜在风险点。

⬆合肥市政府接见薇娅团队

二、偷税逃税风险探讨

过去20年,中国房地产行业进入长牛阶段,2018年触及高点,资本信心疲软,全国范围内的平均房价开始陷入比较平稳的阶段。

高收入个人所得税和企业税收逐渐浮出水面成为经济系统关注的问题,没有一次立竿见影的惩罚偷税逃税的案件,很难引起国内高收入人群和企业的重视。

基于资本会不断向极少数人和企业集中流入的现实状况,税务部门通过分析各行各业发现网络主播存在很大风险,该行业疏于监管,经税收大数据分析评估发现,黄薇存在涉嫌重大偷税、逃税问题,且经税务机关多次提醒督促仍整改不彻底,遂依法依规对其进行立案并开展了全面深入的税务检查。

2019年至2020年期间,黄薇通过隐匿其从直播平台取得的佣金收入虚假申报偷逃税款;通过设立上海蔚贺企业管理咨询中心、上海独苏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等多家个人独资企业、合伙企业虚构业务,将其个人从事直播带货取得的佣金、坑位费等劳务报酬所得转换为企业经营所得进行虚假申报偷逃税款;从事其他生产经营活动取得收入,未依法申报纳税。

(以下数据源自AI风控平台RiskRaider风险雷达)

(偷税逃税企业部分节选)

杭州税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等规定,依法确认其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规定,对纳税人偷税的,由税务机关追缴其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并处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

在杭州税务局稽查期间,黄薇主动补交5亿元人民币,占查实偷逃税款的78%,并主动报告税务机关尚未掌握的涉税违法行为,具有主动减轻违法行为危害后果等情节。

杭州税务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按照《浙江省税务行政处罚裁量基准》,给予从轻处罚,对黄薇隐匿收入偷税但主动补缴和报告的少缴税款处0.6倍罚款。

另外,黄薇存在未能纠错的违法行为,根据这些行为的危害程度考量。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税收征收管理法》规定,按照《浙江省税务行政处罚裁量基准》,黄薇隐匿收入偷税且未主动补缴部分,性质恶劣,严重危害国家税收安全,扰乱税收征管秩序,对其予以从重处罚,处4倍罚款;黄薇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偷税部分,较隐匿收入不申报行为,违法情节和危害程度相对较轻,处1倍罚款。

薇娅已经算比较幸运,如若触犯更加严重的违法行为,当事人需要承担一定刑事责任,通俗的说就是坐牢。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零一条规定,纳税人有逃避缴纳税款行为的,经税务机关依法下达追缴通知后,补缴应纳税款,缴纳滞纳金,已受到行政处罚的,不予追究刑事责任;但是,五年内因逃避缴纳税款受过刑事处罚或者被税务机关给予二次以上行政处罚的除外。

在本案中,薇娅首次被税务机关按偷税予以行政处罚且此前未因逃避缴纳税款受过刑事处罚,若其能在规定期限内缴清税款、滞纳金和罚款,则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若其在规定期限内未缴清税款、滞纳金和罚款,税务机关将依法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薇娅作为电商直播行业的头部企业主和个人,给所有行业的企业主上了一次偷税逃税风险课。

好的营商环境需要合理且强大的税收监管,在浙江共同富裕示范区,利用法律税收工具调节过高收入,取缔非法收入,给所有企业指明了良性竞争与合法合规营运的方向。

2021年税务部门依法对黄薇做出13.41亿元人民币的处罚决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体现了税法权威和资本市场的公平公正。

中国资本市场和优良的营商环境,未来可期

服务热线

021-50875563

风险雷达微信二维码

风险雷达公众号

姓名*
手机*
公司*
职务
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