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雷达

极具传染性的奥密克戎会带动2022年的超级通胀吗?

2021-12-06 10:02

2021年12月3日,港股迎来黑色星期五,巨量资金不断退出导致资本市场的不安感急速蔓延,除中国大陆以外的所有东亚、东南亚资本市场经历了大约一周的暴跌,英美资本市场也在大涨和大跌之间不断徘徊,全球金融系统和企业供应链已经步入到一个风雨飘摇的十字路口。

 

全世界各国的金融机构正在用行动表达彼此对未来完全相反的预期,过度悲观和极端乐观的情绪同时存在,美财长耶伦近日表示:“奥密克戎新冠变异病毒可能会加剧全球供应链危机,抑制需求,从而减缓全球经济增长。”

一、奥密克戎的真实情况

结合华尔街金融等媒体的报道,奥密克戎在南非从两周前的每天新增300例,到今天每天新增2400多例,病毒传染速度极快,南非本土病例正在指数级增长,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12月1日发布的新冠病毒基因监测周报显示,11月南非进行基因测序的249个新冠样本中,有74%都被确认为奥密克戎毒株。

近几日,奥密克戎在全球除南非外的多个国家感染数百例,扩散范围非常广,美国加州、韩国、中国香港已经出现第一例确诊病例,全球各个领域的权威部门对新变异病毒也表现出一无所知的状态。

据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全球目前没有奥密克戎变异株传播力、致病性、二次感染风险和免疫逃逸能力等方面的系统研究数据。对于奥密克戎出现的原因、对现有疫苗的免疫逃逸能力等人们关心的问题,目前也无权威定论。

总结下来,各国暂时不清楚该变异病毒的相关情况,包括美总统拜登、美国医药企业在内的一切回答,目前都是基于过去经验的猜测和对公众情绪的安抚,猜测结果与真实结果存在一定偏差,能否吻合真实结果,也是一个概率问题。

法国已经出现第一例奥密克戎感染者,法国流行病科学委员会负责人让·弗朗索瓦·德尔弗雷西 Jean-François Delfraissy 表示,该变异病毒可能将在2021年1月下旬在法国,甚至整个欧洲范围内广泛传播,他向法国电视台表示这种病毒应该会逐渐取代德尔塔变体。

南非部分奥密克戎感染者是患过德尔塔新冠病毒通过治疗痊愈后被第二次感染,据南非医生安吉丽可·库切Angelique Coetzee介绍,奥密克戎患者表现出来症状较轻,几乎没有类似难以呼吸的重症患者出现,典型症状为疲劳、肢体疼痛和咳嗽等,症状表现相对轻微。

有西方主流媒体报道,转载这一信息的媒体可能误读了这名南非医生的表达,在英国《每日电讯报》采访南非医生的报道原文中发现,医生在采访中称其治疗的病人是年轻人和一名 6 岁的儿童,她说这些病人症状轻微,但其担心未接种疫苗的老年患者感染新变种后可能出现严重症状。

美国传染病专家埃里克·费格尔·丁认为,南非“疫情中心”豪登省因新冠导致的每周新增住院人数在两周时间内翻了 5 倍,由 136 人飙升到 647 人,根据这一指标,不能低估感染“奥密克戎”的病情严重程度。

奥密克戎的未知性对明年全球人民生命财产安全构成难以预测的威胁。

二、顶级医药企业对奥密克戎的表态

乐观情绪在媒体之间传播,但全球实力最强的几家药企,例如辉瑞和葛兰素史克,在对外表态中均表达出安抚公众的意味。

辉瑞、葛兰素史克均表示,新冠疫苗可能能够对抗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疫苗保护力的相关数据可能会在两到三周内公布。

据彭博社报道,辉瑞负责国际发达市场疫苗业务的副总裁雷尼特说:“我们预计疫苗效力不会显著下降,但这只是猜测,我们将验证这一点,未来几周会获得数据。”

英国制药企业葛兰素史克周四表示,初步试验数据显示,公司与美国合作伙伴合作开发的新冠抗体药物Sotrovimab对新的奥密克戎病毒依然有效。

目前Sotrovimab已在大约12个国家获得批准。该药已被授权在美国紧急使用,在欧洲方面,英国药品和保健品管理局周四批准使用Sotrovimab来治疗那些严重冠病症状的高风险人群。

一项发布在“MedRxiv”医学资料库上的研究发现,奥密克戎变异株导致人类再次感染的风险是以往毒株(如德尔塔和贝塔变异株)的3倍。

全球医药企业谈到奥密克戎时观点高度一致,他们认为:“不清楚奥密克戎到底会怎么样,也许疫苗对消灭奥密克戎有效,但也有可能有的疫苗对消灭奥密克戎没有效果,关于奥密克戎的一切都是未知的,真正的结果只有等两到三周之后才能知道。”

即使不考虑现有疫苗对消灭或避免感染奥密克戎变异新冠病毒是否存在有效性,也不谈及医药企业生产新疫苗的时间周期,南非等国家因经济情况相对弱势,大部分国民没有打疫苗的基本医疗条件。

在南非6000万人口中,仅约1650万人接种过疫苗,约占28%。

据世卫组织对25个非洲国家的数据进行分析后发现,自2021年3月以来,130万名卫生工作者得到了全面的疫苗接种,只有6个国家全面接种率达到90%以上,有9个国家的全面疫苗接种率不到40%。

从数据上看,中、美、日、欧、印等国家和地区接种率相对较高。

三、奥密克戎对经济的影响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通常会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里影响全球宏观经济的走向,过去50年,在美元成为国际储备货币时,历次美联储加息,都会在数月之后迎来资本市场的大爆跌,也会从宏观层面影响各国经济,将过热的经济泡沫刺破,避免过度金融化对实体产业链的造成不可逆的危害。

理论上,美联储可以在理性的舆论环境中对经济环境做出合理的约束或刺激政策,从去年到今年美元超发,经济环境在超低利率中运行,引发长达一年多的通货膨胀。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此前的讲话中不断强调通胀只是暂时的,等过一段时间市场环境就会恢复正常,美国的经济就会再度起飞。

最近几天,由于奥密克戎出现,增加市场的不确定性,鲍威尔在对公众的讲话中提到,他认为公众误读了“暂时”这一词,于是决定在表态中正式删除“暂时”这一词,就今天来说,美联储可能认为全球市场环境可能会在一定阶段内保持持续的通胀。

美联储可以执行相对理性的政策,但理性的政策不一定会被执行,而且不同群体认为的“理性”也会让政策表现得不一致。

例如最近土耳其经济濒临崩溃,货币大贬值,房产、股市纷纷暴跌,在此情况下,土耳其央行执行了非理性政策,降息,继续放水,那么结果是,利于大资本家获得土耳其更多财富,更多土耳其财富外流至英美等国寻求安全性,普通民众持有的货币变得更加不值钱,中小企业在不稳定的经济环境下,部分企业不得不走向破产,普通人则大概率日趋贫穷,与之相对的则是少数企业逐渐托斯拉化,极少部分资产持有者对这个国家拥有更多的决策权。

各国央行的利益方不同,发布的政策自然也会不同。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政策,经济环境通常会给予一部分群体更多的机会去获取生存利益。

如果顾及群体中的大多数,往往少部分核心群体会受到制约。

如果只顾及到其中少部分群体,那经济环境整体则会步入深渊。

美联储是否加息,正因为需要考虑到多方利益团体和可能的不同潜在结果,毕竟纽约和洛杉矶的那些精英和富裕阶层所代表的利益和中西部普通美国民众所代表的利益南辕北辙。精英阶层需要的是大企业股票和美国大城市房产的增值,而普通美国民众需要的是更多的免费福利和高质量的工作机会。

假设美联储不加息,持续放水,那么洛杉矶和纽约的精英则有更多的钱去开设企业或者买别墅、游艇,用来建设事业或享受生活,但美国的贫富差距则会持续拉大,美元“渗水”后,普通民众缺乏更多的钱去维持高质量的日常生活。

假设美联储立刻加息,短时间内资本市场可能仍然会上升,加息的作用传导到资本市场后,也就是数月之后,就会迎来史诗级的大暴跌,过去50年历来如此,除了极少数情况例外。加息过快,可能导致美国金融系统直接休克,市场过度的恐慌情绪将直接刺激经济危机到最高潮,美联储深知这种情况,因此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不高。

假设美联储缓慢加息,每一次加息的利率都很低,但在半年内逐渐加码,那么就有可能导致资金从各大资本市场逐渐退场,经济泡沫缓慢消化,在没有意外因素的情况下,这种操作概率比较大,但目前新冠疫情持续两年,且相对未知的奥密克戎变异毒株出现,其确切的致死率和感染速率目前全球一无所知,因此,也不清楚美联储究竟会推行什么样的政策以应对当下比较复杂的实际经济环境。

假如美联储基于幻想或者政治正确做出过于理想化的政策,则会进一步的激化社会矛盾。

无论是2022年超级大通胀更有可能,还是美联储在2022年来一场休克手术更有可能,对于全世界来说,明年都不会是平静的一年。

对于美联储而言,是牺牲全世界中小国家的金融系统,让美国再次伟大,还是扩大北美贫富差距让美国精英再次伟大,是如今美联储需要做出的决策,更何况在实际经济环境中,不止这两种可能的方向,真实的方向可能几十种,但能够做出的决策最终只能选择其中一种,且没有一种决策能够完美兼顾各方利益。

今天美联储如中国明代万历十五年左右为难的张居正,是解决土地矛盾,分给农民更多的地,还是让农民缴纳更多的税,获得各地豪强的支持。前者需要打击各地利益集团,导致地方对中央离心离德,后者会让数亿农民对这个国家彻底绝望,但会让地方和中央的矛盾相安无事。也许,当时的明廷,唯一优秀的解决方案是下诏大明各地世家轻赋税,鼓励各地贫民坐上通往北美洲的船舰,由明廷予以经济和技术支持,到遥远的海外开荒种田,为大明增收土地资源、银币、海外贸易。

至于今年的中国,则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共同富裕这一条线路,即央行政策顾及经济环境中的大多数,保全整体,鼓励经济环境长期可持续健康的发展下去,这也是为什么在全球各大资本市场,包括股市、楼市、债市大爆跌的情况下,中国一枝独秀的原因之一,今日北向资金流入中国达90亿人民币左右,单日资金流量相比过去不算太多,但预示着全球一部分资本对中国的实际预期,不排除这样一种可能性,中国资本市场可能在明年上半年成为一个短暂的全球避风港。

中国表面上经济环境悲观,但实际上产业结构正在快速切换,从初级制造业和低水平科技产业转型成以新能源、光伏、人工智能、工业机器人、家庭服务机器人、创新药物等为核心的高科技产业群,这些产业群错落有致的分布在全国五个城市群,交相辉映,成为未来10年中国经济的发展基础和趋势。

用AI风控平台RiskRaider风险雷达随机观测一家疫苗相关并在创业板上市的中国企业“重庆智飞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该企业是上市主体,成立时间是1995年,注册资本16亿。

RiskRaider风险雷达

 

RiskRaider风险雷达

AI关注这家企业发现风险状况良好,不存在部分企业出现的债务危机等情况,仅牵涉到一些不太重要的诉讼案例,用AI帮助分析企业,评估结果更专业、更快。

经济环境的另一面则是非创新型科技企业和初级制造业的逐渐退场,以部分企业倒闭和裁员为表现形式,这是经济系统中市场行为的一部分。

与疫情相关研制疫苗的企业在明年上半年估计会收获一次小范围的市场机会,制药企业的做大做强一方面能够促进医药产业结构跨越进“高精尖”阶段,另一方面也有利于维系普通民众的生命安全。

对于风控团队来说,高科技制造业、国际贸易、远洋物流企业可能在明年上半年遭遇一次短暂的考验,部分企业可能需要准备足够多的资金迎接未知的挑战,供应链企业的安全性和备选数量均需要提高一个层次。

奥密克戎变异毒株的流行,在几周的短时间内导致集装箱价格继续涨价,但从更长远来讲则需要考虑到各国对国境线有可能存在的封锁命令,尤其是参与全球贸易的海鲜产品,隐藏新冠病毒的风险更高。

在整体产业链繁荣的过程中,也有可能一些没做好风控的企业个体在不知不觉中消失,因此凡是参与到全球供应链的企业特别需要做好风险预案,帮助企业在黑天鹅出现时也能生存下来,收获机会。

每一次系统性潜在风险,都是对企业的考验,也是对经济系统的考验,能够通过考验的企业和经济系统,则可以迎接下一轮的繁荣,并拥有相比其他企业和经济体更多的机会,这可能是经济周期给予的最好的奖励。

服务热线

021-50875563

风险雷达微信二维码

风险雷达公众号

姓名*
手机*
公司*
职务
邮箱